某位辣鸡摄影师

高考前三个月吧,把七堇年的《灯下尘》看了很多遍。

着实很喜欢她的随笔,虽然说实话并不能给予我什么精神上的力量?更像是一种补给,在需要的时候出现了。

我曾一直以为七堇年才二十来岁?到了签售会再去查了一下百度百科,发现原来都已经三十多了,害,其实也没差,旅行的小姑娘都看着挺年轻的,不过现在感觉看着更像是长辈姑姑阿姨了。

第一次参加签售会,不知道其他的作家是什么样子,七堇年在签完字之后都会抬起头来对读者说了句谢谢,并报以微笑,确实让人心生好感。

在排队的那几个小时里突然意识到了两件事情:

  1. 我好像挺喜欢与别人对视的
  2. 我好像很脸盲

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吧,过得也算是完美,后会有期啦。

神奇的武汉一号线

不熟悉与陌生才是相识相知的基石,不是吗?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1th, 2019 at 09:05 pm
不要打赏!不要打赏!(大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