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暴雨和雷霆

七月July

写总结这件事情其实已经在我的待办事项里面躺了很久了,每周写周报好像已经不太现实了,太懒了,没得救了。

七月有三十一天

  • 前十天庸庸碌碌,磨蹭着写了五六天的C++,最后写出来一个半死不活的记账本,好像确实除了一些搬砖的内容之外就没学到什么东西了。

  • 然后在寝室躺了两天,期间和来武汉的zzl畅谈了好几个晚上,确实也挺开心的吧。不能总把新老朋友拿来比较,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特点

七月July

  • 而后十二号便去了南京。南京真是一个从名字开始就让我很喜欢的城市,没有北京给人的那种霸道,也没有扬州给以我的小家气魄。要不是考不上南大,我肯定去南京(假装马后炮)。//大牌档太好吃了,我永远爱南京大牌档

七月July

  • 再后来又去了镇江,去了扬州,不知在这三四个火车站里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了多少遍。有感叹过江苏城市的破旧和朴素,也会感慨江南小镇的秀丽和精致,有对京杭运河的无言,亦有对运河边声浪滔滔的广场舞的欲言又止。真像是活在过去的人,却又挂着今人的衣裳。

七月July

  • 在青松客栈的老爷爷家里躺到17号后,就坐着老爷爷的小电瓶,离开了。也顺便见识了一下扬州站火车汽车一家亲的神奇建筑规划。

七月July

暑假是从第十七天开始的

先是被拉去活活当了四五天的苦工,整天扒拉这块的废料,或者打包纸箱,或者打打表格,然后就又是瘫了四五天,整天鼓捣服务器,网站,本事没学到什么,倒是命令行越打越能耐了,也慢慢的喜欢上了OS X,苹果家的玩意儿真是好看,没有话说。(MacBook Pro Yes!!!)等我有钱了一定去买一台真的MacBook Pro。

七月July

确实慢慢看淡放轻松了很多,也不再死磕一个死胡同了。明白了差别,也就不会接着跟自己赌气了。没意义。

再多的思考也抵不过晚间趴在桌子上时模糊而撕裂的痛苦。就像是从家里出门等公交,却突然发现家里的钥匙没带,而且门还没关,这时你往前走也好,死命往回跑也好,都阻止不了你将会晒到双倍的太阳的事实

诶,有时候下雨还挺美好的